新闻资讯

第五章接近林箐(23/43)

第二天下午,我西装笔挺的走入了杨伟家里,他正在搓麻将,手气特别的旺,赢得另三家龇牙裂嘴,面红耳赤,一个个口里咒骂不停。见我进来,杨伟说:“你自己坐吧。”杨伟除了修修长城外没什么别的爱好,吉他是早就不弹了,就连在大学里苦练出来的抽烟,也在叶萍捂着嘴轻咳几声后彻底断绝往来,有时候我们在一边吞云吐雾时,见到杨伟满脸羡慕的表情就忍不住要挖苦他几句没男子汉气概,但不管我们怎么激将,杨伟却丝毫未曾动摇过决心。叶萍对打麻将的兴趣不大,却奇怪的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过多干涉杨伟,基本上是保持种听之任之的态度。我说:“以后每天下午我去接磊磊吧。”叶萍因为要经常外出采访,家里的家务事包括去接磊磊全都是杨伟一手包办,幸亏他公司里也只要求上午去去便行,其余时间可以在家中做做策划,或者去调查市场。杨伟困惑地看我一眼:“你又想干什么?……自摸!清一色,给钱,给钱!”然后又对我说:“你有那么好心?”好心自然是没有的,我想去接磊磊是因为林箐是他的老师,昨晚想了半个通宵都没有找出什么好的办法,只有用这种方式去接近佳人了。看着他们再搓了5把,杨伟一个人就和了3次,我笑着说:“赌场得意,情场失意,你小子只怕头顶有点绿油油。”那几个人一起大笑,仿佛这样才出了他们心中憋了很久的一口闷气。杨伟铁青着脸说:“你要去接磊磊就快滚,别在这胡说八道!”杨伟向来就不喜欢别人开叶萍的玩笑,我不敢再说,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走出了门。赶到新苗幼儿园时,还没有放学,大门紧紧的关闭着,这是个贵族幼儿园,门前停了各种高级小汽车。我不耐烦多等,于是上前重重敲了几下。旁边一扇小门开了,一个老头伸出脑袋问:“你找谁?”我赔着笑说:“接我儿子。”老头一口回绝:“不行,没到时间不许进去。”我从口袋里掏出张百元大钞,偷偷塞在他手里:“家里有点急事,您老人家就通融这一次吧。”老头这才脸色略和:“下不为例,这次就让你进去。”我象个日本人样点头哈腰:“是,多谢您老人家。”一边腹诽:日,现在连个看门的都养成了这种德性。一到磊磊所在的教室门前,我便见到了林箐,她正背对着门弹着钢琴,领着一群小孩在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林箐的长发全都拢在一侧,用条彩色的丝带斜斜扎着,显现出半边修长白皙的脖颈,流露着一种让我心跳加速的优美弧度。磊磊看到我,口中叫着三爸爸跑了过来。我抱起他亲了亲,顺手接过他手中的仿真玩具手枪插在腰中,对正回转了头的林箐微笑,林箐还是那种平和娴静的笑容,向我轻轻点了点头。我站在教室外看着林箐教小孩子们唱歌,一直到开园的铃声响起。小家伙们一个个顽皮之极,听到铃声便在教室里乱跑乱叫,林箐也不生气,仍然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仔细照看着他们。她这份耐心我可真的自愧不如,我想要是换成我的话,坚持不到10分钟便落荒而逃了。等最后一个小孩被接走,林箐这才注意到站在一边的我,有点奇怪地问:“你怎么还在这?”说着抱起了正冲上去搂着她的磊磊。我结结巴巴地说:“我这是……第一次来,四处看看。”林箐眼波流动,在我脸上扫了一圈,说:“哦,我先走了,再见。”把磊磊递给了我抱着。我忙说:“我也走了,一起吧。”林箐不置可否,径自向前走去。这时我很想去哪找几句幽默风趣的话来和林箐搭言,以求打动佳人一片芳心,再请她与我共进晚餐。但是脑袋中却感觉有点糊涂,思绪运转比平时至少减慢了几倍,只是傻傻的跟在她身后。终于来到了我的车前,心想这可是今天最后的机会了,忙说:“喂,林箐,我送你吧。”林箐停下脚步,微笑着说:“不了,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走回去就行啦,谢谢你啊。”我碰了一鼻子灰新闻资讯,正想再接再厉找个什么借口邀请她吃饭新闻资讯,街那头一辆奔驰突然向我冲来新闻资讯,我吃了一惊,急忙将林箐推开几步,自己也跳到一边。车紧靠着我的身边停了下来,一个二十多岁油头粉面的小子打开车门走出,手里还捧着一大丛玫瑰花。林箐一见到这人便柳眉微蹙,向我身边靠了靠。那小子走到林箐面前,将花举至她眼前:“箐儿,送给你。”我醋意大发,冷冷地看着他,心中只想把这小子一脚踹倒在地。林箐没有接花,摇头说:“我说过你不要给我送花,我不会要的!”声音虽然还是轻轻柔柔,但语气却十分坚决。看来那小子是下不了台,但又不敢惹美女生气,便歪头想找我麻烦:“你是谁?”我还没有回答,林箐蓦然伸手挽住了我的手臂,对那小子说:“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又转头对我说:“这位是东星集团的少老板,刘公子。”话音中带了点调侃。林箐的这一举动让我血压急速飞涨,感觉自己几乎就要飘然而起,有种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冲动,脑中的神经一时间也完全短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本能的伸手搂住了林箐盈盈一握的细腰。林箐见我搂住她的腰,轻轻向外挣扎了一下,身子变得有些僵硬。刘公子见了我的举动,恶狠狠地盯着我,如果眼光也能杀人,现在的我一定是千疮百孔,死无全尸了。要是在今天以前,我一定不会错过认识这种能对我在商场发展有益的人物,但现在为了林箐,我也用种更狠的眼光毫不退让地瞪着他。心想温莎公爵为了美人连江山都可以不要,我楚戈虽然不才,放弃个还不能确定的发展机会总没问题吧。刘公子终于又开口说话,面上还挤出了一点笑容,他对我说:“请问你在哪儿工作?”靠,他原来是想在经济上打击我的自信,我这个总经理在别人面前或许还可以拿出来夸一下口,在他眼中却实在不敢一提,想了想,我向刘公子故做神秘地笑笑,伸手将西装向边上稍稍分开一点,角度是正好让他看到了磊磊那支仿真玩具枪的枪柄。刘公子原本就比林箐差不了多少的白脸顿时全无血色,一言不发的转身便钻进了车里,发动奔驰飞快而去。林箐一见刘公子走掉,马上挣脱了我的手,微红着脸说:“谢谢你,不好意思。”我愣了愣才回过神来,原来她并没有突然对我芳心暗许,只是将我当成了块超级挡箭牌。日,我肚里大骂,老子要是泡上了你,非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不可。我向林箐笑笑:“怎么谢我?就这样说句便算了吗?”林箐没想到我脸皮这么厚,居然打蛇随棍上,也呆了一下,说:“那你要怎么样?”声音里已有明显的不悦。我本来想提出让她赏脸陪我吃顿饭,但见她不高兴的样子,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心想对付她千万不能太性急,否则印象坏掉那就什么都别想了。于是笑着说:“我的要求是以后你同意我叫你箐儿,现在我们也算朋友了是么?”林箐见我提出了这样一个怪要求,想了想,最后无奈地说:“好吧,不过我也有不应你的权利。”说完对我嫣然一笑,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她又回头说:“对啦,这么热的天,你还穿得这样隆重不怕热吗?”站在路旁,我回味着手中残留的余温和林箐离去时的微笑,久久迈不开脚步。套用句许多书上常说的话: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十几天就这样过去了。这些日子来,我不管刮风下雨,烈日雷鸣,每天都无怨无悔的坚持去接磊磊,但除了让杨伟乐不可支外,自己却没半点进展,反而是让林箐利用着再做了两次高级挡箭牌。如果是能像第一次那样轻拥佳人杨柳腰我还好想点,可惜的是林箐却大大的狡猾,手虽然还是挽着我,身体却离我远远的,再不给我落井下石、趁机揩油的机会,利用完之后她就会立即把手拿开, 贵州十一选五完全是一副鸟尽弓藏、过河拆桥的样子。我先还对林箐第一次离去时的浅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贵州11选5投注技巧以为她毕竟还是对我有些许的动心, 贵州11选5走势图但随着对她慢慢的熟悉, 贵州11选5彩票网才发现那不过是我自做多情而已,她对每个人都是这样有礼貌,好象从来就没有脾气,永远都保持着那种美丽而又从容不迫的笑靥。反倒是磊磊和我关系越来越铁,每次去接他,我都要买一大袋的零食,他只要一见到我就大喊大叫,高兴得不行,甚至在有次送他到家时,磊磊郑重地向叶萍提出:“我们不要杨伟做爸爸了,让三爸爸陪我们一起睡好不好?”我连声叫好,表示绝对同意。杨伟的麻友听了全都大笑,叶萍则是满面通红,转身便走进了卧室。林箐对我总给磊磊买零食大不以为然,几次很严肃的告诫我说小孩子零食吃多了没有好处。我连连答应,但每到去接磊磊时,为了想听见他开心的笑声,我仍然忍不住先要去商场转上一圈。林箐对我这样的喜欢磊磊很奇怪,一向不喜欢多嘴的她都忍不住问我原因。我向她笑笑,没有回答,但一股苦涩的滋味却在心里徘徊着久久不能平息。看到磊磊时,我经常不由自主的想起小米,如果不是因为当年所发生的事,我们也应该有个与磊磊一般大的小孩了,我不知道我会有多么宠爱他,不会让他被欺负,他要什么我都一定会给他去办到,甚至,我能清晰的想象出他小小的样子,他一定会继承了我和小米的所有优点,象一个英俊可爱的小天使。往往这时候,我又会想小米现在正身处哪个城市?现在过得好不好?霍成新有没有找到她?假如霍成新找到了小米,一定会陪伴在她的身边。那么,小米快乐吗?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不让自己的思绪再延伸下去,时间一直在向前而走,不可能倒流,一切都已无法回头,我无法去阻止那件事的发生,而且这么长的时间来,我依然不能确定我是不是还爱小米,虽然我会经常想起她,但我不知道这种思念是爱,是怜惜。叶萍在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磊磊今天3岁生日,让我晚上去她家庆祝,并说林箐也会去。我听了这消息大喜过望,一整天就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心想要怎样才能利用这一晚的时间去接近并打动林箐的心。下午去接磊磊时,我向林箐提出和我一起去,林箐摇摇头:“不了,我还要回家办点事情。”我不敢忤逆她的意思,只好向她说了声晚上见,带了磊磊去商场买生日蛋糕。买好一大堆零食玩具后,突然想起还没有给雪儿留言,我和雪儿早就约定好,如果谁没时间上网一定要提前留言说明,以免对方担心。于是带着磊磊先回了趟家,进入游戏,发现雪儿先给我留了言,说她今天晚上有点事,要晚一点才上线。我简单回复了一句:我也是。便下线向杨伟家里而去。到杨伟家时,看见林箐已经到了,正在和叶萍聊天,另外还有叶萍杂志社的几个女同事也聚在一起。见我进来,林箐对我抿嘴一笑。这段日子我们虽没有什么进展,但也可以勉勉强强算是朋友了。我也向她笑笑,坐在了她身边,刚一坐下,叶萍就赶我:“你不是连女人的事都想听吧?”我骂了声靠,只得起来跑到厨房里去看杨伟忙碌。过了会丁剑鸿也走了进来,叶萍向他招呼了一声,丁剑鸿可能没有听见,直接就走到厨房里来陪着我们瞎扯。开饭时,还没见到周阳的踪影,我拨通了他的手机,周阳正在外面喝酒,舌头都大了,说:“你们……先吃,我一会……再过来。”吃了饭后周阳才赶到,却已经东倒西歪,一进门就倒在沙发上睡下,新闻资讯满嘴的酒气。我们也不理他,熄了灯,只剩几条我送给他们家的七彩灯串,然后拿出蜡烛点燃,由林箐弹奏生日歌给磊磊庆祝生日。吃着蛋糕时,叶萍说:“箐儿,今天给我们露一手怎么样?”我连忙叫好,林箐瞪了我一眼,爽快的答应:“好吧,你们要看什么舞?”我问:“什么舞你都能跳?”叶萍笑着说:“箐儿可是专业舞蹈学校出来的,当然难不住她,不信你点一支。”我想了半天,脑袋中实在没货,能想到的不是钢管舞就是脱衣舞,尽管我很想让她为我跳一跳这几支舞,但我这时候如果说出来的话,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再看到明天的太阳。林箐见我一脸的为难,轻轻笑了笑,说:“你点不了?那我还是跳《梦里水乡》吧。”杨伟连忙找出这支歌的光碟放进了dvd里。音乐响起,林箐马上溶入了那种意境,在悠扬的乐曲中飘然舞了起来……在林箐几近完美的舞蹈中,我又感觉到了她的那种轻愁和她淡淡如水的迷惘,这次的感觉比在电视上看见时还要强烈,这一刹那,我固执的相信林箐一定有什么心事。不知不觉中,我也完全溶入了林箐的舞中,一种浓浓的忧伤缠绵在我身体里,不停飘荡,随着音箱中那句歌词“为何没能做个你盼望的新娘”唱出时,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气氛,快步走到了阳台上。今天正是农历十五,一轮皎洁的月亮高挂夜空,在这一片银白的光芒中,虽然屋里全都是人,虽然周围的高楼中灯火通明,但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好像是从前生带过来的孤独,许多往事又不请自来,如蝴蝶般在记忆里幽幽飞舞,所有开心的、悲伤的事,又一次充盈了我整个灵魂……长长的吸了几口气,情绪这才平静了下来。我扭头望向屋里,林箐这时正好将舞跳完,向大家鞠了一躬。所有人都被林箐的舞所震撼,停了会才一齐拍起掌来。我正要进去,就见周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这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林箐走去,他走到林箐身前,突然伸手就抱住了她,伸嘴便去吻她的唇。林箐吓得尖叫一声,拼命扭开脸挣扎,但周阳的吻还是落在她洁白的脸上,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我也大吃一惊,什么都没想,一步蹿了进去,抓住周阳的领口向外用力一甩,啪的一声,周阳重重摔在了地上。林箐这时脸色惨白,以往那种令人心醉的轻笑已然了无痕迹,她可能是吓呆了,连哭也不会,只是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正想安慰林箐几句,周阳却从地上爬了起来,抓住我胸口的衣服大叫:“蛤蟆你他妈的干什么?居然为了个女人打我!我的马子给你玩了那么多都没说一句话,妈的!”说完,周阳一拳打在我脸上。我连连倒退了几步,心想完了,周阳这几句话一说,我追林箐再也没有希望。林箐终于清醒了过来,举步就向外面跑去,叶萍等几个女人连忙去拉她,林箐一声不吭,甩开了她们快步的下了楼。周阳还不解气,又冲上来想打我,丁剑鸿和杨伟忙紧紧抱住了他。我没有心思去向周阳解释,也快步冲出了杨伟家里,向林箐紧追而去。清冷的月亮下,林箐正低头站在不远处一株树底小声的哭泣,扑面而来的微风轻卷起她的长发和裙角,被拉长了的影子显得那样纤弱与无助,象个被折断了羽翼的忧伤天使,让我不自主地想起月宫中那独守了万年孤寂的嫦娥。我从没见过林箐的悲伤,也没想到她的悲伤会让我有这样一种即将心碎的感觉,快步走到她面前,我伸出手想去轻拥她入怀,给她一丝温暖和安抚。这一刻,我突然明白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爱上了林箐。林箐退开了几步,满是泪痕的脸上浮起一丝戒备。我呐呐说:“箐儿……我……”我想告诉她,我并不是要占她便宜,只是张开了嘴却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林箐冷冷地说:“请你以后不要叫我箐儿。”她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通过这些天的了解,我知道林箐其实已经对我完全没有了好印象。我觉得有点委屈,说:“林箐,这件事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啊!”林箐说:“我听到那个人的话了,你和他都是一丘之貉。”停了停,又说:“我本来还以为你为人不错,谁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大急:“你别听他的,他喝醉了酒,对你做的事和说的话全都是身不由己,都是胡说。”林箐摇摇头:“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一个正经人就算是喝醉了酒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我无言以对。林箐说完后转身就走,我怕她会想不开,忙抓住她的手,林箐也不说话,看着我的手,我连忙松开。林箐又向前走去,我跟了上前,边走边说:“箐……林箐,你要去哪?我送你吧,你一个人不安全。”林箐停下脚步,如水的眸子在我脸上扫了一圈:“我知道你想追我,不过你别费心思了,我已经有了男朋友。”我哪会相信,这十几天来,从没见过她和别的男孩相处过。林箐见到了我脸上的怀疑,说:“我问你,你喜欢我什么?”我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喜欢她什么?我对她几乎全无了解,打动我的也许就是她的美丽吧。林箐有点落寞地笑了笑:“很多男孩都在追我,他们都和你一样,喜欢的只是我的相貌,而不是我这个人,对这样的爱情我不会接受,如果有天我老去,谁能保证你们还会在我身边呢?”她的眸子中露出了些温柔:“只有一个男孩,他是爱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样子。”我还是不相信:“你能确定他不是爱你的美丽?”林箐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声音也变得特别坚决:“是的,我确定!”我呆在了那儿,从林箐的口吻中,我听出了她对那个人的爱恋之深。林箐真的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可能怕我心里难受,马上又柔声对我说:“刚才我脾气不好,对不起,其实我很感谢你今晚帮我,我们可以再做朋友……”她加重了点语气:“不过,我永远不会爱上你的!”林箐走了好一阵子我才回过神来,看来追求她是没有一点希望了,想起从上大学以来,两次动了真情,结果两次都落得个惨淡收场,反而是逢场作戏还能够打动女孩的心,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难道我这一生真的和真爱无缘?呆站在那儿,我不由黯然神伤。突然好想见到雪儿,这时候只有和她在一起才能安抚我的心。回到家中,进入游戏后,雪儿已经在了,我还没说话,雪儿就叫了声:“老公。”然后“555555555555”地哭,还发了个emate:〖系统〗雪舞委屈地一头扑到六道轮回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我有点担心,怕她出去发生了什么意外,一下子连林箐都没有再想,忙说:“老婆,怎么啦?谁欺负你了?”雪儿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发出“555555555”的字母,将我的屏幕顷刻间就刷满。看来雪儿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急了起来,不加思索地打字给她:“老婆,别哭,你在哪?我马上赶来见你!”发出这句话后,雪儿不再发言过来。我说:“快讲啊,你在哪?”雪儿还是过了会才说话:“你决心见我了吗?”我回答她:“是的,我什么都不管了,我们见面吧!”雪儿说:“六道,刚才我只是受了点委屈,但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向你撒撒娇,现在你还要……见我吗?”我愣住了,和小米的纠结未清,现在我又爱上了林箐,如果见了面,我该怎么去面对雪儿?虚幻中的爱情真的能在这现实中延续吗?雪儿没再说话,可能在等着我的回答。想了很久,我终于回答她:“雪儿,你知道我很爱你,不管你长得什么样,我们见面吧,但是我心中还同时有几个女孩存在,我不知道怎么去处理,我不敢保证给你幸福,就让我们赌一次好不好?”我久久没有答话。雪儿沉默了一阵,说:“六道,我不敢赌,我怕自己赌输这场一生中最重要的赌局,我们先还是不要见面了,能听到你的真心话我已经很高兴啦。等有天你解开和小米的那个结,心里不再有别的女孩时,我们再见面,好吗?”我问她:“如果我永远解不开这些结呢?”雪儿立即回答:“那我们就永远做一对世界上最好的网络情人。”我仍然不大理解雪儿的意思,问:“一辈子都这样?”雪儿说:“嗯,你们男孩和我们不一样,你们信奉的是只要曾经爱过,而我们却希望能天长地久,我不要现实中你分成几份的爱,那样的话,我宁愿在这里拥有你的全部!”我没有说话,心里惭愧﹑感动﹑爱恋,一时俱集。我没有想到雪儿对我的感情是这样的深,我所给予她的却是那样少,雪儿尽管心里很清楚,但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什么,而是愿意无怨的等着我做出最后的选择。我问自己,我还需要再犹豫吗?林箐对我的无情,小米对的我的背叛,我是不是真的还要对她们再去留恋?于是我对雪儿说:“雪儿,我决定了再也不会爱她们,我一定要见你!”雪儿柔声回答:“傻瓜,你不要这样冲动,感情的事是能说决定就决定的吗?”她看来现在心情已经变好,嘻嘻一笑:“我可不想被你一时的冲动给骗了,否则以后我会吃大苦头的。”我说:“555555555,你不相信我。”雪儿回答:“不是这样的,你自己还没有完全了解你自己。”我不服气:“难道你反而更了解我?”雪儿肯定地回答:“是的,我了解你,你是个感情冲动,从不仔细考虑,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可爱大傻瓜,嘻嘻。”我呻吟一声,几乎栽倒在地上,为什么大家都说比我更了解自己,小米是这样,雪儿也是这样。我们都没有提出要去练级,依偎着坐在洗心河边的花树下聊天。我不知道我是怎样一种心理,也许是被雪儿的深情感动,也许是不愿意再继续过我现在这种生活,聊了一会后,我决心对她坦白我的一切。我说:“老婆,对不起,我瞒了你很多的事,现实中的我不是个好人,不,简直不是个东西。”雪儿又是嘻嘻一笑:“快坦白告诉我,你都干了些什么坏事,一件都不许隐瞒,不然我就休了你!”我叹口气,发话过去:“如果我说了,只怕你真的不会理我了。”雪儿温柔地回应:“不会的,你肯告诉我就说明了你决定和过去一刀两断,我不会怪你,也不会在乎的。”看到雪儿的话,我只觉心中暖意流动,于是说:“我今晚才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女孩,不过现在我决定放弃她了。”说完,我停下来想看看雪儿的反应。雪儿却很平静地说:“怎么不说啊?以前我或许会生气,但是现在我毫无保留的相信你。”我又是一阵感动,正要向她先说林箐的事,这时手机嘟嘟地响了起来。

调情讲技巧,要调情得精明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对女人来说,可能需要20分钟的前戏才能更活跃 ,但对男生而言,送你上床的路程已经是前戏了。其实调情不难学,一个简单的小动作、言词挑逗足以一击即中男人情欲地带的要害。姐妹们不用脱衣甩胸罩,不用献身,都可令他对你面红耳赤。小编教你几招调情的技巧,让你成为调情高手。

原标题:RNG上路迎来千分王者?705将成首发上单,网友:还是狼行上吧!

,,江西11选5
 


Powered by 安徽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