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推荐

第一章夫妻不是同林鸟(25/43)

叶萍说完她的故事后没有停留,起身就向外走去,脸上全无表情,但眼中却是种很坚毅决断的神情,好像对这件事已打定了主意。我们都没有拦她,等叶萍走了几分钟,丁剑鸿才说了句:“我们走吧,呆在这也不是办法。”走出酒店里,我长吸了口气,胸中的烦闷方才略有减轻。周阳说:“上车吧。”我们来时都是坐了他的车。我与丁剑鸿同时摇了摇头,丁剑鸿说:“你先回去,我和蛤蟆还想再走走。”仙乡酒店正在珠江边上,我们默默走了差不多有十几分钟,这才倚靠在江边的护栏上。丁剑鸿递了支烟给我:“今天咱们可能做错了事。”我不大明白他的话:“什么意思?”丁剑鸿说:“叶萍本来不一定会走,但我们这一闹,她以后哪还有脸再见到我们,恐怕是非走不可了。”我不同意他的话:“叶萍迟早会走的,她自己都说杨伟一碰她就不舒服。”丁剑鸿摇头说:“我觉得叶萍其实已经爱上了杨伟,潜意识了才打不定主意,她对那男人未必再有爱,只是以前那段日子在她记忆中太深刻了,她那时付出得太多,可能还是种不甘心吧,只是她自己都分不清。”丁剑鸿笑笑又意味深长地说:“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总以为得不到的,或失去了的才是最好的,往往不会去珍惜已经拥有了的东西。”我没有回答,低头仔细咀嚼着他的话。丁剑鸿叹口气:“只是杨伟就麻烦了,如果叶萍一走,只怕他疯掉都有可能!”这点倒是英雄所见略同,我说:“那现在怎么办?这件事还要不要告诉杨伟?”丁剑鸿说:“如果叶萍不打算走,我们现在告诉杨伟,不是在给他找罪受吗?”“唉!”丁剑鸿看来是叹气成瘾,“杨伟的心理其实很不正常,你发现没有,他从不与我们说他家里的事,只说他家是农村的,3年来也没回过一次家,以前在学校我就看出他这人很敏感很自卑,我想叶萍不光是他最爱的人,也许还是他的整个精神支柱,没有叶萍他一定会垮掉!”我回忆了一下,说:“你一讲好象确实是这么回事,看来杨伟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现在怎么办?说还是不说?”丁剑鸿摊摊手:“不知道,但愿叶萍别做傻事,不过女人一般是感性多于理性,其实就算她与那男人走了,以后也绝对会后悔,那男人并不爱她!”我见丁剑鸿说得这么肯定,问:“你怎么知道?”丁剑鸿说:“我是搞侦探这一行的,所以比较注意细节,你相信那男人和叶萍分开后真的是被父母拦住了不能写信?一天两天或许还可以,不可能一年都这样吧?再说,那时我们让他走时,他一声不吭地便离开了,也不管叶萍会被我们怎么样。”我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说:“那他找叶萍的目的是什么?”丁剑鸿肯定地回答:“为了叶萍的美色预测推荐,或者还有别的什么预测推荐,反正不会是爱!”我急忙说:“那快去找到叶萍预测推荐,让她别相信这男人。”说完就想走。丁剑鸿拉住我:“别傻了,叶萍会相信吗?我们现在什么都帮不上,就只能看着这事怎么发展,再决定如何解决,不然又会像刚才那样好心办错事。”我说:“就这样旁观?”丁剑鸿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发出了他今天的第n次叹息。两人默然站立了一会,丁剑鸿长吸了口烟,然后猛地喷出,说:“叶萍虽然可恨,反过来想想也挺可怜的。”我冷冷地说:“杨伟才可怜,你可要站对了立场,杨伟有什么错?叶萍凭什么要这样对他?”丁剑鸿说道:“我是就事论事,她看来也没过几天开心的日子,不说这个了,对啦,要是杨伟知道了叶萍的背叛,你猜他会不会原谅她?”我毫不犹豫地说:“一定会,他爱叶萍那样深,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丁剑鸿转过头看了我半晌,嘿嘿一笑,再没有说别的话,回身大步而去。这时候珠江里游船密布,各种颜色灯光印照下的江面美丽无比,波光鳞鳞,水波微澜,大船小船穿梭不息,江边更有一对对的情侣深情相拥,旁若无人的亲吻着。我却没有心思看景,想着自己的那句话——“一定会,他爱叶萍那样深,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和丁剑鸿走前怪怪的一笑,不由得呆了。虽然已经4点多钟,热气还是很重,过往的人都只穿着极薄的衣服,有的男人干脆便光了上身,一阵江风吹来,大家都舒适地轻叫一声,但我却在这股凉风侵袭之下,寒意乍起,如堕冰川,抚摩着肩头上小米留下的那圈也许永远也不能褪去的牙痕,我抑制不住的浑身簌簌而抖。今天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不过这种平静却让我有种暴风雨或许就要来临了的感觉,传说是这样的,暴风雨到来之前都会有段让人窒息的平静,我没有《海燕》一文中所说的勇气,不敢大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只想这件事就这样悄悄的过去,叶萍离开她那情人也好,不离开也好,我是再也不敢多管了。坐在办公室里,我不时拿出手机看看,一直在提心吊胆的怕杨伟打电话来,因为电话一来,就有可能是叶萍失踪了, 贵州11选5走势图杨伟在五兄弟中, 贵州11选5彩票网和我的关系要稍稍接近一点,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有什么事一般都是先找我。几乎在中午下班铃声响起的同时, 贵州11选5中奖查询我的手机也叫了,拿出来一看,真是怕什么便是什么,显示的号码正是杨伟的电话!我心有点发虚,停了停才放在耳边接听。杨伟说:“蛤蟆,叶萍不见了。”真的发生了!我只觉心中一冷,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好沉默着不出声。杨伟又说:“一夜都没回来,蛤蟆,要不要报警?”我连忙说:“可能是去外地采访了吧?她不是常去采访吗?”杨伟的语气很急:“以前她出去采访都会事先说一声的!手机也关了,千万别出了什么事……不行,我要去报警!”“别去!”我迟疑了会,说,“再等等吧。”杨伟起了疑心,大叫:“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不对?快说!”我急忙否认:“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我操!”杨伟在电话那边破口大骂,“你以为老子是傻瓜,你他妈的说不说?”我倒,这不是把我往火堆上推吗?让我怎么去和他讲,说哈哈,你老婆和别人跑了,节哀顺变吧?或者说你老婆不要你了,不过别担心,哥们负责再给你找一个?杨伟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你说不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声音已带了一丝哭腔。我忙回答:“叶萍很好,没出什么事,你别想歪了。”杨伟松口气,声音缓和了些:“那她在哪?快告诉我!”我说:“这样吧,你再等一天,如果她明天没回来,我再和你说件事。”杨伟不吃我这套,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老子现在就要知道,我现在去有空来坐坐……”他给我发了最高指示:“限你30分钟赶到!”结束通话,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快步向车库跑去,同时心中考虑:有没有必要先去买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在去有空来坐坐的路上,我脑中转了无数个念头,究竟要怎么对杨伟说叶萍的事?我没有诸葛武侯一步百计的本领,30分钟的时间里,想来想去只得到一个办法,见机行事。这么多年的兄弟了,大家的性格爱好都相互了如指掌,杨伟听到叶萍出走的反应我就算用脚指头都能猜出,绝对的要发飙!大二那年周阳仅是说了叶萍两句他都是立即老拳相向,何况是现在这种他几乎无法承受的情况。我想丁剑鸿的咖啡屋说不定这时已经遭到劫难,就象电影里抗战时被日本扫荡过的村庄。事实证明我是极其英明聪慧的,才走进丁剑鸿的办公室,就见地上满是散乱的各种文件,控诉着不久前这儿发生了一次级数不明的暴力事件。杨伟阴着脸坐在丁剑鸿的老板椅上,丁剑鸿则正苦着脸站在他身边,一只脚向外微伸,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嘴里小心翼翼地解释:“叶萍怎么了?我真的不知道啊,可能蛤蟆会知道,你问他吧。”操,预测推荐这小子把麻烦向我身上推!我正想否认,再推到周阳头上去,杨伟已站起来蹿到了我面前,眼睛中是种绿荧荧地光:“说!”我被他的神情吓了一大跳,不敢再玩什么花样,说:“你先坐下,听我慢慢地讲。”杨伟果然听话地坐了下来,我这才在被逼无奈之下,一边戒备,一边很含糊地将捉奸的经过向他说了一遍。杨伟在听我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插言,只是呼吸急促,脸青得吓人,以至于我担心他会突然就此倒下去,再也不会醒来,不得不几次停下来给他个喘息和冷静的时间。幸好到我将整件事说完后,杨伟仍是安然无恙,虽然胸口急速起伏,脸上的青气就如抹上去的一种色彩,但终究还是挺了过来。我和丁剑鸿担心地望着他,很想学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对白那样诚恳地对他说:你哭吧,哭出来就会好受点!却又怕万一这话对不上他的心思,我们不免要立即饱受皮肉之苦,而且有冤还没处诉,再说这么大一件事也不是我们说劝就能劝得住的,干脆只好由他,虽然我也知道,有时候伤心是一种无法说出,甚至不能发泄的痛苦,但却真的希望杨伟能大哭一场,将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出来。杨伟在呆坐了几分钟后,终于开口说话,对我说:“给我支烟!”我忙从烟盒里抽出烟恭恭敬敬地递给他,丁剑鸿也马上拿出打火机凑到他面前点燃。杨伟就着烟嘴狠吸一口,愣了一下,把烟掐灭,对我笑笑:“我倒忘了,叶萍不喜欢我抽烟。”我勉强一笑:“别想那么多了,杨伟,你还有个磊磊要照顾。”我终于还是说错了话?这话一出口,杨伟跳起来狠狠一拳打在我脸上:“你他妈的少管闲事,谁要你们去捉奸了?我喜欢带绿帽子还不行吗?”杨伟这一拳定是用尽了他的全力,我只觉眼前星光乱闪,脑中象钻进了千万只苍蝇一样嗡嗡地响,等星收光散时,才发现自己已躺在了地上。我慢慢爬了起来,伸手一抹脸,鼻子嘴里全都流出了血。杨伟伸手指着我们大叫:“谁让你们自作主张的?他妈的,以后我们断绝往来!”说完,他再不停留,飞快地冲出了咖啡屋。我擦着流淌到下巴上的血暗叫倒霉,从霍成新开始,这几个月我连着挨了三次打,而且被打中的全是同一个地方,我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这个部位长得特别的惹人讨厌。丁剑鸿推了推我:“你还不去追?”我没好气地回答:“我想多活几年,你怎么不去?这样的事就往老子头上推,真不是个东西!”丁剑鸿说道:“杨伟就只和你关系最好,你惹了他才挨这么一拳,如果是我与周阳来解释,只怕话没说完便让他给干掉了。”我想想,也有点道理,只好长叹一声:“我真的命苦啊!”疾步向杨伟追去,心中苦笑,或许这就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慈大悲心吧,其实就算我被杨伟打死了,他也不过是替这社会除了一害而已。没想到杨伟的脚步这样快,等我跑出咖啡屋时,他早不见了踪影,看着前面纵横交错的道路,我迟疑着不知道要选择哪条路去追他。转念一想,我进入车里,开车向磊磊幼儿园而去。因为我便是找到杨伟也不能阻止他发疯,这时候能让他冷静点的或许就只有磊磊一个人了。开着车时,我突然想:杨伟在他的那个感情城市里,究竟又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到了幼儿园,林箐见到我这么早就要接磊磊走,奇怪地问我原因。我只简单地回答她有点事,抱着磊磊便跑,连个笑容都没有心思给她。带着磊磊上车后,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杨伟,广州这么大,要想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考虑了一会,我最后决定去他家里等或许希望反而大点。杨伟居然在家,门大开着,我带着磊磊走进卧室,就见杨伟傻坐在床上,磊磊扑了上去,叫着爸爸抱。杨伟却恍如未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中叶萍的一张照片,脸上全无表情。磊磊叫了几声,见杨伟不理睬自己,急得大哭大闹起来。我只好抱起磊磊,骗他说爸爸在想给你买什么糖糖,你再哭爸爸就不给你买了。磊磊这才止住哭声,在我怀里躺了一会便沉沉睡去。我就这样抱着磊磊直到天黑,腰酸背痛,肚子也饿得大声叫着抗议,杨伟却像座石像一样,居然连姿势都没变一下。丁剑鸿与周阳打来了几次电话,说想过来,我说你们先别来,杨伟见到我还好,没什么动静,看见了你们恐怕又会发飙,还是我一个人舍命陪他吧。过了会,我终于忍耐不住,对杨伟说:“走,出去吃点东西吧。”杨伟没有理我。这时磊磊也醒了过来,一睁眼就叫着要吃饭。我说:“杨伟,你就不想想你儿子吗?你不吃他也要吃啊。”杨伟这才说话:“你带他去吧,我不想吃。”我摇头说:“你做爸爸的不去,干我鸟事,就算饿死又不是我儿子!”杨伟仍然没有动静,再呆坐了一阵,才起身说:“走吧。”我抱着磊磊在前走,杨伟神情呆滞地跟在后面,三人出了小区,找到一家小饭店里,刚坐下,饭店老板便走了过来说:“请问两位要点什么酒菜?”我说:“随便吧,动作快点就行。”杨伟却说:“来几瓶酒,度越高越好。”我本来要阻止,又想喝醉了也好,免得他东想西想,不要最后跑去自杀。在我心中,确实有种杨伟没有叶萍就再也不会活下去的预感。杨伟在大学时酒量便没有我好,再加上这数年我几乎是无一餐不喝酒,杨伟更远远地不是我的对手。这时杨伟拼命地拉着我陪他喝酒,我也只想把他灌醉了省点事,于是没有拒绝他的挑衅,两瓶酒下去,杨伟烂醉如泥,晃了晃便缩到了桌子底下。杨伟醉后,我这才有空喂磊磊吃了点饭,然后自己也草草吃了一碗,磊磊开始叫着要吃糖,我看着一大一小的这两父子,一个醉,一个闹,只觉头大如斗,欲哭无泪。带了磊磊去买好他要的几种糖,再出50元钱请酒店老板帮我把杨伟背到了家里,磊磊吃着糖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将他们两人并排在床上安置好,方才松了口气,跑到客厅的沙发上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才躺下身子,房里就传来一阵呕吐声,我立马跳起,犹如听到了冲锋号的战士,跑进房中一看,杨伟正爬在床上大吐特吐,呕出来的酒菜不光是床上,就连磊磊身上都给沾满了,我暗骂一声操,对自己刚才让杨伟喝酒的决策懊恼不已。拿了块毛巾蒙住了口鼻,我小心地将杨伟移开。清理床上的秽物时,我恶心得自己也想吐,好不容易清理完毕,刚将脏了的被单拿出去,磊磊醒了,伴着杨伟喃喃叫叶萍的声音,大哭起来,直叫着我要妈妈。我急忙跑到房里抱起磊磊在怀里摇晃,幸好磊磊没有完全醒来,摇了几分钟后又睡了过去,也就在这时,床上的杨伟再一次呕吐起来,看着从他嘴里不停涌出的脏东西,我悲哀地想:看来,我今晚别想有停下来的时候了。

  原标题:日本关东地区一周连发三次地震警报 日媒预测仍有较大余震

  来源:财联社

,,甘肃快3走势图
 


Powered by 安徽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