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势图分析

第六章叶萍的秘密(24/43)

电话是丁剑鸿打过来的,还没等他说话,我就先将口封了:“什么都别说,我哪儿也不去!”这时候我只想和雪儿在一起,听她的软语温存,和她说说心里憋了很久的话。丁剑鸿却说:“你一定要来,出大事了!”“靠!”我骂,“别来这套。”丁剑鸿说道:“真的,快过来商量一下。”然后他压低声音说:“叶萍在仙乡酒店和个男人开房!”我只觉脑袋里轰然巨响,说:“不可能吧?你千万别拿这事来开玩笑,杨伟知道了会杀掉你!”丁剑鸿也火了:“你他妈的过不过来?”我忙说:“就来,就来,你在哪?”丁剑鸿没好气地回答:“还能在哪,咖啡屋里。”关了手机,我对雪儿说:“对不起,老婆,我有急事要出去,今晚可能不上线了,你早点休息。”雪儿说:“嗯,你自己小心点,做事千万别冲动啊!”我回了句知道,关掉电脑,飞快地冲出了门。从路上到有空来坐坐的这段时间里,我脑中一直是昏昏沉沉的,好几次差点将车开到了人行道上。我估计丁剑鸿应该不敢拿这件事来骗我出去,杨伟对叶萍的深情我比谁都清楚,假如他知道后,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这样的打击对杨伟来说,也许就是世界末日,甚至假如让他选择的话,我想杨伟一定会选择让整个人类灭亡,而不愿意叶萍背叛自己。但愿是丁剑鸿看错了,我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赶到有空来坐坐时,周阳已经到了,看见他我便忍不住摸摸脸,感觉还有点痛。周阳没理我,好象当我透明人一样,手里拿着个打火机转来转去,丁剑鸿则是一脸寒霜,不停地向嘴里倒着咖啡。我走过去坐下,这才看到桌上放着几十张照片,丁剑鸿向我努努嘴:“自己看吧!”如果不是因为杨伟的关系,我想我一定很乐意看到这些香艳刺激让我浮想联翩的照片,丁剑鸿也是变态,没事要拍得这么清晰干什么,就是瞎子都能认出来那个和男人在草地上牵着手,在大树下拥抱着,在细雨里热烈亲吻,还有在床上和男人纠缠着的,确确实实就是当年的校友,645号宿舍两朵校花之一,我们五兄弟中老二杨伟最疼爱的老婆,美女叶萍!而那男人正是我在她家里见到的那一个。真不知道丁剑鸿想的什么办法,居然连在床上的照片都拍到了。看了一阵走势图分析,我问:“这都是才拍的?”丁剑鸿说:“不全是走势图分析,一个多月前就发现了走势图分析,当时这案子是我一个手下在跟,我一见到姘头居然是叶萍,马上亲自接手调查。”我瞪他一眼:“那你现在才告诉我们?”丁剑鸿叹口气:“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讲出来,怕你们知道了露出口风,要是杨伟……唉,别说废话了,还有头痛的在后面。”周阳说:“还有什么?不是武大郎事件又要重演吧?”我听了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横了周阳一眼,说:“都讲出来吧,我们又不是杨伟,别婆婆妈妈的!“丁剑鸿又像个怨妇一般叹了口气,拿出一张光盘塞进了电脑光驱里:“你们自己看吧。”电脑上很快就出现了图像,我哭笑不得,连忙将显示器关掉:“别看图像了,听他们说什么就行。”十几分钟后,音箱里男女喘气呻吟的声音终于结束,他们开始了谈话:“那个事考虑好了没有?”“别逼我了好吗?让我再想想。”“我爱你,你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吗?”“想,但是我放不下磊磊。”“磊磊可以和我们一起走,我会像对亲生儿子一样的对他。”“可是……杨伟没有磊磊不行。”“说来说去你还是爱他。”“不,我只爱你!杨伟现在一碰我,我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不过他对我很好,我离开他已经很伤他的心了,如果还带走磊磊,我怕他想不开会做傻事。”“我每次想到杨伟和你亲热,我就伤心吃醋。”“让我再考虑几天好吗?”“好吧,你的皮肤真白……”……丁剑鸿关了音箱,默不出声地看着我们。周阳说:“他奶奶的,奸夫淫妇想私奔,他们怎么不提出离婚?”丁剑鸿指指电脑:“这之后他们说了,知道杨伟和那男人的老婆绝对不会同意离婚,所以现在只有走。”说完,丁剑鸿看着我:“现在怎么办?哪天他们真跑了,杨伟非疯掉不可!”我从看到照片起一直脑中发胀,只好对周阳说:“你出个主意吧。”周阳拿出手机摁了几下然后拨通放在耳边,说:“还能怎样?叫杨伟来捉奸!”我吓了一大跳,忙抢过周阳的手机,刚拿到手上,里面就传出了杨伟的声音:“喂。”我急忙向周阳摇摇手,示意他别在边上乱说话,对杨伟说:“出来喝酒吧,就缺你一个了。”杨伟说道:“不来了,磊磊才睡着,再说我还要等叶萍,她接到杂志社的电话紧急采访去了。哦,你追到林箐没有?”我说:“追到了,就这样吧,你早点休息。”杨伟在电话那头笑骂:“你他妈怎么今天转性了, 贵州11选5投注技巧这样有礼貌?”我干笑几声, 贵州11选5走势图挂断了电话。周阳早就不耐烦, 贵州11选5彩票网一见通完话就叫:“不告诉杨伟,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他死了也是个带绿帽子的糊涂鬼。”丁剑鸿说:“你别急啊,先商量商量再说。”“还商量个鸡巴,”周阳说道:“等会他们就走人了。”我想了想,说:“也是,我们三个去捉他们的现场,教训那男人一顿,再和叶萍好好谈谈。”丁剑鸿和周阳都点了点头。丁剑鸿轻车熟路的带着我们走到仙乡酒店叶萍两人所在的房前,从口袋里拿出个接收器,才将按钮按下,里面便传出叶萍哼哼唧唧的声音。周阳说:“靠,两个马拉松选手。”我们都没理他,知道周阳以前追过叶萍没到手,如今见到她却和别人勾上,导致心里有点不平衡。丁剑鸿从口袋里拿出条细铁丝,在门锁孔里转了几下,房门便无声无息地开了。不知道他这手本领从哪儿学来的,我忍不住钦佩地看了丁剑鸿一眼,心想有了这一手,再怎么样都不会被饿死了。我们走进卧室里,一眼就看到在昏黄的床头灯映照下,那个男人正爬在叶萍身上,身上只盖了床薄被。我脑中不由的想起小米,想起了小米的背叛,心里蓦然一阵疼痛加一股怒火熊熊而起,什么都没想,条件反射般的冲上去,一手抓住那男人的头发便用力向后甩。这同时周阳也冲了上来,正好也是伸手抓住男人的头发,他们两人都没注意房中多了几个人,毫没防备,才惊叫了一声,那男人便被我和周阳合力硬生生的扔在了两米外的地板上。男人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叶萍睁开了眼,见到我们三个人时,犹如夜路遇鬼,一张脸顿时变得惨白,也是惊叫了一声,这时她身上薄被已被掀开,动人的身体在灯光下白如玉石。我们忙转过了头,叶萍急忙抓过薄被盖在自己身上。那男人挣扎着想爬起身来,我也不知道是想为了杨伟出气,或是为发泄自己心中的痛楚,用尽全力飞起一脚便踢在他的脸上。那男人不停扭动着一丝不挂的身体大声惨叫,双手死死捂住了脸。丁剑鸿皱皱眉,顺手从沙发上拿了他们俩不知是谁的一条内裤,顺手一塞便准确地塞进了男人的嘴里,再从口袋中掏出卷封口胶将他的嘴牢牢贴住,动作干净利落,犹如行云流水般毫无停滞,走势图分析紧个过程用了不到3秒钟,想必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手法熟练至极。叶萍这时才反应过来,抱着被在床上哭着尖叫:“蛤蟆,你不要打他……求求你不要打他!”我回转头盯了她一眼,心中骂妈的,要不是看杨伟面上,老子连你一起打。叶萍这时还在帮这男人求情,我更是怒火中烧,抓起男人的头发,像拖了条破口袋一样,将他拖到了外面房间。那男人被我一脚伤得很重,半边脸全都高高肿起,血从脸上不停地流下,站都站不起来,只是抱头呻吟。我刚将他放下,周阳冲上来,穿着bally皮鞋的脚对着男人身上也一顿乱踢……叶萍匆忙穿好了衣服出来,一见到那男人被我们这样摧残,立即哭叫着:“不要。”冲上来扑到了那男人身上。我这时正一脚踢去,一时间收不回来,啪的一声响,这脚落在了叶萍的小腹上。叶萍痛叫了声,捂住了小腹。我心想:坏了,要是打伤了她的话,杨伟只怕会不问青红皂白,轻则像周阳一样在我脸上狠狠地打上一拳,重则非和我拼了老命不可。周阳见此情景也停止了殴打,丁剑鸿忙扶起叶萍坐在沙发上,问:“没什么事吧?”叶萍皱着眉,忍痛哭着说:“没事……你们要打就打我好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他……”我一听这话怒火又起,提脚再去踢那男人,丁剑鸿忙一把拖住了我,对那男人说:“你快去里面穿好衣服。”男人挣扎着勉强站起来,蹒跚走进了里面房间。叶萍的眼睛一直盯着那男人,眼中流露出的爱怜和柔情无限。我叹了口气,坐下拿出烟点燃,心中为杨伟而感到阵阵伤心。在我的记忆中,叶萍从来就没有这样看过杨伟!叶萍低着头在小声的抽泣着,我们三人也默不做声的各自吸烟,我不象周阳和丁剑鸿一样沉得住气,在房里不停走来走去,心里只觉十分烦躁。过了会,我想这样熬下去到天亮都不会有什么结果,正准备开口说话,那男人从房里走了出来,原本英俊的脸上青红交错,满是血污,若是在黑暗中乍见,被吓出心脏病都有可能。他见到我便向后退了一步,我跨步上前,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他脸上。叶萍见了冲上来又挡在那男人身前,我将叶萍一把推到沙发上坐下:“滚开,贱货!”然后抓住男人的胸衣:“你他妈的连我兄弟的老婆都敢上,是不是不想活了?”男人不敢回答,低下了头不出声。我不想和他多废话:“你听着,没有下次了,如果再让我见到你和叶萍在一起,不会象今天这样招待你,那时就是请你吃大餐了。”说完,我象个黑社会老大一样拍拍他的脸:“滚!”男人看了叶萍一眼,一言不发地开门走了出去。我又问叶萍:“好二嫂,不给我们兄弟一个说法吗?”叶萍迟疑了会,拿出张纸巾抹了抹眼,再抬起头时,神色已完全冷静了下来。……原来叶萍和那男人是高中时候的同学,两人一直分占了年级一二名,外表又都那么出色,于是在那个青春躁动的年纪里,他们两人理所当然地谈起了恋爱。用叶萍自己的话说,她很爱那个男人,他就是自己的全部。所以在他们高二时,叶萍为了向恋人证明自己对他的爱,在男人的要求下,没有拒绝的就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他,在叶萍心中,她一定会嫁给自己这最爱的男孩。然而,就像所有的悲剧故事一样,几个月后,他们之间还是出现了意外,倒不是有第三者插足,而是那男孩的父母要去另一个城市工作,男孩要跟着父母同行,叶萍哭着求男孩继续留在这里住校念书,和自己在一起,但男孩不敢违背父母的意愿,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两人离别时约定今生永远相爱,以后经常通信,并大学报考同一所大学,男孩离去那天,叶萍偷偷躲在一边哭着看他上车而去。最初的几个月,两人还经常有书信往来,信中尽是说不尽的相思,但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男孩的来信开始少了起来,从以前的3天一封,到10几天一封,再到一个月一封,最后是再也没有音讯。叶萍像疯了一样写了很多的信过去,却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于是叶萍知道,那男孩已经不要她了。那时的叶萍悲伤欲绝,整天以泪洗面,根本无心读书,成绩一落千丈,到高考时,还是靠着以前的底子好,才勉强考上了我们那个三流学校。叶萍那时的心已经死了,不再相信任何爱情,但在大学时,却被杨伟对自己的深情所感动,尤其是亲耳听到杨伟在所有教授和学生面前唱出了那支为她写的歌时,叶萍想了很久,她不爱杨伟,但是她很了解爱一个人的痛苦,因为她自己就曾那么深切的体会过,那种伤痛真的无法让人承受,想了一个星期后,叶萍终于决定用自己的一生来酬谢这个爱她的男孩,她不想再看到有人经历与她一样的痛苦。如果不是在一次采访时叶萍竟然无意中遇上了她那个初恋情人的话,叶萍这一辈子或许就和杨伟这样过下去了,虽然平淡,但也无风无浪,虽然以叶萍的美貌不知道有多少成功人士对她发出或明或暗的求爱信号,但叶萍从来没想过要背叛杨伟。她的那个初恋情人向她表白,他一直很爱她,当年她的信全被父母拦截了,就连写信的机会也没有。叶萍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自己是个有丈夫有儿子的人,她选择的是避开,虽然在梦中出现的爱侣一直还是这个男人的身影。男人却没有放过她,居然用关系也进入了叶萍所在的杂志社,并不断的制造机会和叶萍出外采访。叶萍一直在抗拒这个自己铭心刻骨所爱的男人,但心中对他的爱意未灭,抗拒了一天也好,一月也罢,在随时面对着的诱惑前,仅仅一次的心软和情不自禁,叶萍终于还是再次陷入了进去。叶萍一直不想伤害杨伟,几次提出了和男人分手,但男人不愿意,一定要和她一起生活,其实叶萍自己也舍不得,毕竟自己不管是曾经或是现在就只爱过他。叶萍最终没能经受得住对与情人在一起的向往,答应了男人私奔,去别的地方过一种新的生活。她认为自己这些年陪杨伟已经足够补偿他对自己的深情了,况且还把磊磊留在他身边,但到每次决定要走时她又总是借故推迟,好象还是有种牵挂在心里,使自己不能安心的离去。叶萍不知道自己究竟舍不得的是什么,是磊磊?是杨伟?或是几年来对这种生活的依赖?听完叶萍的故事后,我们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无话可说。

  福彩3D第2020086期:奖号为516,试机号为707。奖号质合比为2:1,大小比为2:1,跨度为5,类型为组六。

,,吉林11选5
 


Powered by 安徽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